时独赋

百度,微博ID时独赋,萌狗崽,双青,晴红,西湖组,黑白童子,日/神七,拒绝安利拆cp

我追逐着你的背影,
想与你一起前行,
可终归我们不是一路人。

【黄泉使者】一目连x原创女主

【黄泉使者】一目连x原创女主
————————————————
苏苏苏苏苏,不可考据
可能ooc
这只是一个前传独白,有后续,不过不一定什么时候开坑
我的阴阳师同人之间都是有联系的。
————————————————
传记一
我是黄泉女神伊邪那美座下的使者,代替女神行走世间,泯灭一切背弃之人。
名字?
那种东西早就忘记了………
我在冰冷的河水里呆了很久,许多记忆都变得模模糊糊。
不过没关系,我还记得我的仇,我的恨……
还有那个温暖的拥抱。
传记二
很久很久以前,
在一个还算繁华的城中住着一位姬君。
母亲早逝,身为城主的父亲又更在意都城大过女儿。
那位姬君就这么孤单的成长着……
在她16岁那年,城中发生了政变,似乎是城主的副手,想要推翻城主取而代之。
这个消息城中的许多人都早已知道,但他们默认了,他们似乎觉得,如果这位副手上任他们会生活的比现在更好。
“这就是你全心全意为庇护着的人民……”穿着华美十二单的姬君抬手掩住嘴角的冷笑,对她的父亲嘲讽道。
最后带她离开那里的,是一位受过她母亲恩惠的巫女。
她的父亲却没有同她们一起离开,那个男人,仿佛死也要死在那里。
“您打算怎么做呢?重新开始亦或是背负着这份仇恨。”
“如果您想重新开始,那我将带您离开这里,并收您为弟子。我承诺您将会过着平静安稳的生活。”
“如果您选择背负仇恨,我亦会给您帮助,我会为您找一个安全的地方,请您暂住在哪里,一有消息我便会通知你。”
“无论您的选择是什么,我都会尽我所能的帮助您,也算报答了姬君母亲当初给予我的恩情。”
巫女看了看从离开那里后就一言不发的姬君说道。
“我要报仇……”
传记三
姬君被巫女送到了一处不会被发觉的地方,在那里,姬君见到了一个在她看来分外可悲的神明。
一个可笑又可悲的神明。
一个从她父亲一般,被所庇护的人民背弃了的神明。
一个被伤害的那么深却依旧那么温柔的神明。
姬君眷恋着神明的温暖。
她一度想过,让时间就此停留,而不是去背负什么仇恨。
可到底也只是想想罢了。
巫女很快就再次造访了这里,她带来了一个消息,或者说一个能让她强大起来,获得复仇力量的机会。
同巫女离开这里前,姬君向神明索求了一个拥抱。
在神明的脸颊上留下一个堪称虔诚的轻吻,她带着几分决绝的离开了这里。
至此,她背负的不仅仅是仇恨,还有其他什么。
他是神明,她是人类,而人类的寿命只有区区百年……
传记四
我的运气真的很不错,完成了那个堪称不可能的要求,
成功的见到了黄泉女神——伊邪那美。
或许是我的执念跟女神的一些想法不谋而合吧,祂赋予了我新生。
我成了女神座下的使者,代替女神行走世间,泯灭一切背弃之人。
终于,又能再次相见了…连大人。
end

【负青灯】 『青坊主✘青行灯』

————
私设有,ooc有,小学生文笔,不接受安利,圈地自萌。
——————
稍微有点着急,有点烂尾,晚上重写
————
【负青灯】
『青坊主✘青行灯』
『下』不负如来却负卿
青行灯终于集齐了属于她的百物语,可这份百物语却使她再也无法见到日出,也再也无法舍弃身边的纸灯了。
她只好在夜间四处游荡,在有人叙述怪谈的地方潜伏起来,细心的倾听着,并在他们讲完九十九个怪谈故事时现身,讲述那第一百个属于她的怪谈故事。当然,作为她讲述故事的报酬,她会在讲完第一百个故事后收走这些人的灵魂。
某天的夜晚,青行灯像往常一样在黑夜里四处游荡,她追随着讲述怪谈的声音来到了一个屋子内,一群人坐在一起围绕成一个圈。中间摆着一百根蜡烛,蜡烛大多数都是亮着的,只有零星几根被吹灭了。一个人讲完他的怪谈后就吹灭了一根蜡烛,然后就有下一个人来接替他继续讲下去,直到所有的蜡烛都被吹灭。
看到这里青行灯不禁了然一笑,这是最近很流行的试胆游戏——百鬼夜谈,准备好一百个怪谈,在准备好一百个红蜡烛,在夜晚点亮它们,几个人坐成一圈把蜡烛围在中间,然后一个接一个的讲着故事,每讲完一个就吹灭一根蜡烛。当最后一根蜡烛被吹灭,所有参加百鬼夜谈的人的灵魂都会进入地狱。
但人类就是这种奇怪的生物,越不让他做的事情他就越感兴趣。
青行灯轻笑了一声,便隐去了身影在黑暗中潜伏起来,细心的倾听着他们的怪谈。
几个时辰后,第九十九根被吹灭了,在下一个人刚准备讲述最后一个怪谈故事时,青行灯的身影从黑暗中显现出了身影,在人们的注视下她坐着灯柄慢悠悠的飘到了最后一根红烛前,在烛光的照耀下她的脸庞显现出了几分平常未有的妖异的美。一时间所有人都愣住了,青行灯轻扯嘴角,用她那独有的声音讲起了第一百个怪谈——『青行灯』的怪谈。
“我最喜欢怪谈了,无论是说给别人听,还是听别人说,都很喜欢。
每天晚上,我都会寻找和我一样喜欢怪谈的人,把他们招待到屋子里面,和他们一起聊怪谈故事。
这时,屋里只有一盏亮着的油纸灯。”
她顿了顿,接着说道:“我记录了很多,很多怪谈故事,我反复地练习讲述这些故事,直到能够脱口而出。
那真是最快乐的时光啊!”
她的声音婉转而悠长,讲述着故事时更是仿佛在清唱着什么古老的歌谣,虽听着却有一种说不出的诡异,却让人不由自主的想要继续听下去。
那些原本面露恐慌的人们也似乎被她的故事吸引,慢慢的安静了下来,可他们的眼神却渐渐空洞起来,仿佛没有了神智一般。
青行灯的故事故事很快就要讲完了,可偏偏从门外传来了一阵诵经声,那些原本被她迷惑了神智的人都因为这诵经声清醒过来,急忙从地上爬起来,推门逃了出去。
青行灯也没心情去阻拦那些人离开,她懒散的坐在她那柄精致的油纸灯上,瞥见青衣僧人进来便当即转过身去,连看都不想看他一眼。
青行灯心里有些恼怒,不大想搭理他。青坊主见她不说话便也跟着沉默起来,一时间,两人(妖)就这样静静的对峙起来。
最后还是青行灯先撑不住了,她转过身来对着青坊主轻哼一声,道:“你打断了我的故事,害得那些人从我手里溜走了,你打算怎么赔我!”她这话有点蛮不讲理的意思,人明明算是她自己放走的,却硬要推到青坊主头上。
青坊主道:“你这是害人之举,贫僧当然要阻止。”
听见他的话,青行灯怒极反笑:“大师,我是妖!在你们人的认知里,妖不就是该饮人血,食人肉,噬人魂吗?”
这话刚说完,青行灯就有点后悔了,她还挺喜欢这个小和尚的,可说出的话她也无法收回, 两人的气氛便有冷了起来。
可天却快亮了,随着太阳一点点的从地平线升起,青行灯的身影也越发透明起来。她低头看了看自己变得透明起来的身子,轻叹了口气。“我晚点再去找你,你欠我的可不止一个故事了。”
话音未落,她便消失在了屋子中。
—————————————————————
“你既不愿我说给别人听,有不愿让我听别人说,那不如你来给我讲吧。反正你是要去四处除妖,总归能有些有趣的故事。”她说这话时,表情真的同猫一般,无辜且惹人怜爱。
青坊主不想她再去伤人,便同意了。
两人就这样相处了一段时间,到也算是相安无事。
甚至有时候青行灯心情不错时,在青坊主除妖的时候还会顺手帮上一把。
这天也是一样的。面对那蛇妖的拼死一搏她只是顺手帮他挡了一下,毕竟她是妖,只要把攻击中的妖力吸收掉就不会有事,可青坊主是人……他要是死了,她上哪里再去找这么一个固执到有些可爱的家伙。
所以,当妖力减弱到从灯上跌下来时,青行灯自己也是挺吃惊的。
只不过比起青坊主的着急,她还有心情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继续窝在青坊主怀里。
细细梳理了一番体内的妖力,青行灯找到了致使她虚弱的原因。
原来,那天本以为吸收掉的妖力一直在她体内徘徊并吞噬着她的妖力,只不过那妖力本太过微小,她一时大意没有察觉到。
只不过这妖力的主人有些麻烦啊…………
见青坊主关切的看着她,青行灯有些开心,安抚他道:“我没事,就是那蛇妖的身上不知怎么带了八岐大蛇的妖力,我没法吸收它,它却在吞噬我的妖力………想要解决它就只能去转生了。”
说到这里,她看了青坊主一眼,神色有些黯淡,轻声说道:“我若转生……就只能百年之后再见了……”
“去转生……”青坊主虽不舍她,却依旧执意要她去转生。
“你要化为妖吗?”临走前青行灯问道:“妖的寿命很长,你能有更多时间来维护这世间。”
我也……能再见到你。
然后………
几年后,青坊主转化成妖。
百年之后,青行灯顺利转生。
再然后……就是另一个故事了。

【负青灯】 『青坊主✘青行灯』

————
私设有,ooc有,小学生文笔,不接受安利,圈地自萌。
————
预计明天完结,我一定要在传记出现被打脸之前把这个故事写完!!
————
【负青灯】 『青坊主✘青行灯』
『中』初识青行灯,百物语终成
青坊主离开寺里已经有几年了,这几年里他斩杀妖魔无数,虽妖魔依旧肆虐,但至少他做到了他力所能及的一切。
这一日他追着一个化为貌美女子专吃人心脏的妖怪来到了郊外,那妖怪已被他打到重伤,青坊主刚想了结了它,抬手挥杖,眼角却见一抹幽火向他袭来。
他侧身躲过那抹幽火,向幽火袭来的哪个方向看去。
果然,一个青色的倩影坐在灯柄上冲他露出了一个淡雅的笑容。
是青行灯,她也算是个大妖了,可比起茨木酒吞大天狗之流她却几乎都无人知晓。
青坊主却曾经见过她一面,于闹市的茶坊里。
明明是个大妖却收敛妖气同人类接触,青坊主本以为她是为了噬人心魂,便一连跟了她好几天,却没想到她只是一天听取一个故事。
许多人争着抢着都想以一个故事博得美人一笑。
啊,是的,青行灯很美,她的身段纤细而美好,容貌精致的在妖怪中也是数一数二的存在,更何况她还有着那清幽空灵的气质,更是吸引着人们前仆后继的来到她身前一睹芳容。
令人感到戏剧性的是,青坊主也无法幸免……明明只是几天而已,可她的音容笑貌偏偏就像是印在了他的脑海里,无论是她的一颦一笑,或嗔或怒,亦或是她灵动的青眸………
见青行灯只是收集怪谈故事,没有伤人的打算,青坊主很快就离开了那里,只是他走的时候有些匆忙,怎么看都有几分落荒而逃的意思。
—————————————————————
见这个青衣僧人皱着眉看着自己,青行灯也不恼,她坐在灯柄上慢悠悠的飘了过来,瞥了眼瘫软在地上的女妖,笑盈盈的说道:“她可是应了我一个故事,若你杀了她,那便补我一个故事如何?”
“可。”出于某种原因,青坊主不想与她有太多的纠缠,见她又没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便点头应了下来。
“那我今日黄昏时分再去找你。”说完,青行灯就悠悠然坐着灯飘走了。
这日黄昏时,青行灯果然依照约定来到了青坊主的暂住之所。
青坊主把她迎了进来,又倒了杯茶给她。
当两人都已经坐好后,青坊主沉默了一会儿,开口讲了一个他除妖时见到的故事。
故事的主角是一对自幼一同长大的的男女。这两家人是邻居互相知根知底,又见两家的孩子玩得那么要好,就给他们俩定下了婚约。
可惜,天公不作美。在女方14岁时她家道中落,父母也因此大病一场就此病逝。
男方的母亲嫌弃女方成了一个孤儿,配不上自己的儿子就转头又给她儿子定了另一个婚约。
男人自然是不愿的,他想娶的一直只有他的青梅,可面对苦口婆心的母亲他又说不出拒绝的话。男人只好纳了他的青梅做妾,并承诺今生只爱她一人。
可又有谁会想做妾呢?她本应该是他的妻!女人虽心有不甘可到底无法,也只好把这份不甘埋在了心底。
男人的妻子是一个温婉贤淑的女子,她对丈夫专宠另一个女人似乎并没有意见,每天依旧对男人笑脸相迎,勤勤恳恳的打理好男人家里的每一件事。
时间一久,男人也不由得对她心生好感,可他到底还是记得曾经对青梅的誓言,依旧每日同女人溺在一起。
没过多久,女人怀孕了。她和男人都因这个小生命的到来感到欣喜,就连一直看她很不顺眼的男人的母亲也把她的肚子当成宝贝一样供着。女人也越发嚣张起来………
可惜,在女人怀胎六个多月时,她来园子里散步时不小心滑了一跤,孩子没了,医师还告知她今后再也无法拥有孩子了。
女人几乎崩溃,她想寻求她爱人的安慰,却发现男人已经很久没来看她了。而她也被安置在了一个近乎废弃的小院里。
女人从给她送饭的仆人那里得知了男人近来的消息。
“老爷和夫人十分恩爱。”
“听说这段时间老爷都是宿在夫人房里的。”
“夫人怀孕了。”
“夫人生了个男孩,老爷可高兴了,给少爷取了个极好的名字。”
女人的身体渐渐的虚弱了起来,一部分是因为丢了那个孩子导致的气血不足,另一部分则是她的心病。
终于,她没能熬过这年的冬天,就这么死在了这个破旧的小院里。
没人在意她的死亡,包括曾经与她许下白首之约的男人。
大抵是因为死的太过不甘,女人化成了怨鬼。
化为鬼之后女人曾去偷偷看过男人,却发现他早已沉迷在妻儿子女的温馨中完全忘了自己。
再后来……已经变成怨鬼的女人发现,自己的死是因为被下了药,她的孩子也是因为男人妻子的插手才会没了………
好恨啊!!
但好在她已经成了鬼,好在她有能力为自己和那个死去的孩子复仇。
女人先是杀了那个在她饭菜中偷偷下药的仆人,又使男人的母亲病痛缠身,最后在男人和他的妻子身上加以诅咒——不是不能杀死他们,只是她不愿,不愿他们就这么轻易死去。
但女人放过了男人妻子生的那个孩子,她每日跟在那孩子身边,把他当做自己的孩子抚养。
可她是鬼,即便她没有害那个孩子的心思,那孩子也渐渐虚弱起来。
后来………
青坊主游历时恰巧路过那户人家,发现阴气冲天便察觉到了不对,就进去收了那个女鬼。
这个故事也是女鬼被他的佛印束缚住时,以那怨恨不甘的语气讲给他的。
而如今,青坊主就把这个故事转述给了青行灯。
青行灯静静听完后,轻叹了口气,缓缓说道:“这也算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吧。”
青行灯见青坊主讲完故事后就不再说话,她心里稍有些不悦,便眼波微动,嘴角勾起一抹浅笑,幽幽的开口道:“大师,你之前是不是从未给人讲过故事啊?明明是个不算太差的故事,被你用这么死板的语气一讲就令人觉得好生无趣。”
话还没说完,她整个人(妖)几乎就要贴到青坊主怀里了,那如玉般的葱葱纤指轻抚上了他胸前的衣襟,那灵动的青眸中满是缠绵,连语气也是充满了幽怨:“况且,大师你明知道我想听的是你的故事啊。”
可青坊主也不是一般人,美人在怀依旧坐怀不乱,他也只是轻垂下眼帘,以一种古井无波的语气说道:“请不要戏弄贫僧……”
可青行灯到底还是看见了他微红的耳垂,女妖心满意足的飞身离开了僧人的怀抱,坐上了那柄精致的纸灯飘到了门口。
“我要去找下一个故事了,等我集齐了属于我的『百物语』再来找你,到时候大师可要给我讲讲你的故事啊。”她背对着僧人轻声说道,然后就逆着微光,在晨曦中踏上了寻找下一个故事的路。
她走的倒是轻松,但可苦了被她扰乱了心扉的青坊主,有些不自在的感受着怀中的余温散去,心底到底是无法再像之前那样平静。
几个月后,青坊主得知了一些有关青行灯的传闻——她终于集齐了属于她的百物语,却也因此成为了只能在黑夜中出现的妖怪。

【负青灯】 『青坊主✘青行灯』

————
私设有,ooc有,小学生文笔,不接受安利,圈地自萌。
——————
『上』没有感情线,灯姐『中』才会出场
————
【负青灯】『青坊主✘青行灯』
『上』悟法负青灯,破戒济苍生
这是个人鬼共存的年代,原本属于阴界的魑魅魍魉纷纷来到这世间,隐藏在人们的恐惧中伺机而动。
可偏偏这又是一个最可悲的时代,在这里,最黑暗的往往不是妖魔,而且是由人心产生的污秽。
而这些污秽却是一些妖魔最好的食物……
通过大量进食人心底的污秽,有些妖魔的能力开始强大起来。
阴阳师和巫女也越发忙了起来,可即使这样他们也只是阻止了一小部分的悲剧,仍有许多人惨死于妖魔手中。
一时间,妖魔肆虐,民不聊生。
有钱有势有权的贵族可以请人在自己的宅子里布下结界抵御妖魔。
可贫民却只能任由自己的血肉化作妖魔的养分。
『必须……要做些什么』
又一次随着寺里的师兄弟们来为被妖魔残忍杀死的百姓念诵往生咒时,看到那一具具凄惨的不忍直视的尸体,这一念头浮现在青坊主的心头,久久不能散去。
寺里的僧人们发现,青坊主似乎有些不太对劲。明明一向是最认真刻苦的那个人,如今却做什么都有些心不在焉。
青坊主的师傅也发现了他的不对劲,打算找他的得意弟子好好的谈一谈。
可当方丈找到青坊主时,面对方丈的询问,青坊主却只是沉默了一会儿,开口道:“是弟子魔障了。”除此之外再不肯多说什么。
见青坊主如此,方丈也只是叹了口气:“你去静室里好好想想吧。”
“是,弟子遵命。”说完,青坊主行了一个佛礼就打算退下了。
“好好想想,问问你的心,你到底是怎么想的。然后遵从你内心的想法。”方丈叮嘱到。
—————————————————————
有些话青坊主没法对方丈说,那些堪称大逆不道的话。
他苦修佛法这么多年却依旧无法阻止那些妖魔残害世人。
若真的只能眼看着妖魔肆虐却无能为力,那他修佛真的还有意义吗??
他仿佛陷入了一个迷阵,无论如何都找不到出口。
青坊主知道,他已经魔障了,可他无法回头,也不愿回头。
青坊主盘坐在佛像前,一下一下的敲着木鱼,抬头望着佛像慈悲的面容,伴着木鱼清脆的声音,他的心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开始渐渐明了。
晨曦中的第一缕阳光照向大地时,青坊主已经悟了——佛门戒律终究只是死物罢了,或许坚持慈悲可以救世渡人,却无法斩妖除魔……既然诵经信佛无法阻止妖魔肆虐,那便破戒吧,以杀止杀也不失为一种好方法。
坚定了心中的念头,青坊主打算离开这里,只是离开之前还要向师傅道别。
虽说是这么打算的,可到了方丈的房门前青坊主又有些迟疑。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就这样犹豫了一会儿,他听见房内方丈起床漱洗的声音,便不再犹豫,跪在方丈门前磕了三个头,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个他长大的地方。
当然,他也没听见房间内方丈发出的叹息声。

占梗,【第三人称视觉】

七海千秋的死亡使神座出流留下了泪水,
她的死亡在神座出流心中种下了希望的种子,得以在未来开出名为‘奇迹’的花。
可日向创的世界也因她的死亡就此崩塌。
——————
预计ooc严重,在我的设定里日向创依旧成为了神座出流,但‘日向创’的记忆因为一些意外形成了一个单独的人格,不过没有人发现他。
然后这个人格就以上帝视觉目睹了原著中发生的一切,
在目睹了七海千秋的死亡后这个由记忆组成的人格也就此崩溃。
关于人物设定:
神座出流=日向创
但,日向创≠神座出流
在我看来神座出流和日向创是未来和过去的关系。
无论未来怎样改变,过去依旧不变,
可一旦过去发生改变那未来也会有所变化。

『忠犬三十题』 十六夜惣之助x安藤流流歌

『11.流流歌死亡,12.22.28流流歌是绝望残党在未来机构的卧底.28十六夜死亡,30.原著世界,其余.架空日常』
12.一方的背叛+27.占有欲+22.从决定陪在你身边的那一刻起,‘拒绝’这个词就从我的字典里根除了+28.计算错误
                                   『下』
【ooc严重】
“副会长宗方京助,”流流歌侧着半张脸,看着忌村静子的眼神有种说不出的诡异。“要是你愿意杀了他的话我就放过你。”
流流歌一边听着忌村静子的话,一边陷入了沉思:以才去更保险的方法为借口支开了十六夜这真是个不理智的行为,可她就是不甘心……
凭什么……
是你背叛了我!
是你害得我退学!
如果不是你我怎么会绝望!
一定……一定要你也陷入绝望!
说真的,流流歌提出要求时就没打算让忌村静子做到,她只是在试探忌村静子,如果忌村静子同意的话,等她杀死副会长后,流流歌就可以把她绝望残党卧底的身份嫁祸给忌村静子……想帮副会长报仇的人也会帮忙杀死忌村静子。
如果忌村静子拒绝,流流歌也不担心自己的话会被她透露给别人。反正她也已经知道了忌村静子的ng,等一会儿只要杀死她就好了。
—————————————————————
流流歌杀死忌村静子后就连忙回到了她和十六夜要是休息的地方,可见到的却是他还有着温度的身躯。
“真是的,太没用了,居然就这样死掉了。本来……不想让你在这里死掉的……真是遗憾呐!”
流流歌弯下腰,近距离的看了看十六夜惣之助尸体。
“呐……你睁着眼睛的样子看上去比平时丑多了!”她伸出手,帮他合上了那双还有遗憾,所以不愿意闭上了眼睛。
“你的运气还真差,居然发现了『门』,唔……计划都被打乱了,真是太绝望了!”流流歌又看了眼十六夜的尸体,满脸嫌弃。
“一会儿该做出什么样子呢……呐,决定好了!一个青梅竹马的男友死了却更关心自己能不能活下来的碧池怎么样?唔……要先哭出来啊。”流流歌伸手想在眼角抹些东西,却在脸上摸到了不知何时开始流下的温热的液体,止不住的眼泪模糊了她的视线,使她看不清任何物体。
泪水顺着脸颊滴落到十六夜的衣服上,染湿了一大片。流流歌连忙向后退去,为了不在他身上留下什么痕迹。
她哭了好一会儿,眼泪依旧止不住的往下流,像是要把一辈子的泪水都哭干似的。
或许因为她的身体觉得,会在乎她流泪的人已经不在了,无论哪个都不在了。
“这个样子不行啊,眼泪太多了。会容易被识破的,那可就糟糕了呢!”有什么好流泪的呢!快停下来呀!真是,太绝望了!
这种奇怪的感觉………明明早就已经绝望过了,明明就已经深陷绝望了……为什么………还会那么难受。
流流歌一边流着眼泪,一边腹诽着自己。
如果安藤流流歌能看见自己的表情的话,她一定会发现她现在的表情就是那种她常看见的,完全陷入了绝望从而崩溃了的表情。
但虽然她看不见,可在幕后的塔和最中却透过监视器看到了。
“噗噗噗,真是让人享受的表情啊!明明是那么糟糕的家伙,却能露出这么有趣的表情,真是超级绝望呢!”
塔和最中看着流流歌一点都没有发觉的露出了那绝望而崩溃的表情,在屏幕后露出了开心的笑容:“呐……再加一把火好了。不让我再多享受点可不行啊!”
最后,流流歌的眼泪还是止住了,维持在了在眼眶里打转的状态。
“………再做些伪装吧!”她自言自语着,走到忌村静子身边,踮起脚拔出了插在她胸口上的匕首。又转身走回十六夜身边,把匕首插在了他的胸口。
流流歌看了看跟生前没什么两样,仿佛只是睡着了的十六夜,突然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块点心——那是她最喜欢的带着绝望的味道的点心。
她把点心丢到嘴里,沾有糖粉的手指轻抚上十六夜的嘴唇。
“真可惜,如果是你的话,一定会喜欢这个味道的………”
♥end♥

【上瘾的味道】『四』

                                    『四』
【我们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所以每样都试试,这世界上有那么多东西,有时候还很恐怖,但是没关系,因为还是你和我在一起】
到底是做错了让两个那么好的朋友变成了今天这样了?
但有一点,我们都可以确定。
那两个人都认为错的不是自己而是对方。
安藤流流歌觉得都怪忌村静子不愿意吃她做的点心,她唯一的优点也无法被认可,所以,都是忌村静子的错,不愿意吃流流歌点心的人流流歌怎么能去相信!
可忌村静子却觉得是流流歌太无理取闹了,她只是在以信任的名义去利用她………
她们都觉得,自己被背叛了………
可安藤流流歌要比忌村静子幸运的多………因为忌村静子只有她一个朋友,可流流歌还有一个一直陪伴在她身边,永远不会背叛她的十六夜惣之助。
为什么说十六夜不会背叛她呢?这就要涉及到之前发生的一件事了………
十六夜喜欢吃流流歌做的点心,流流歌也愿意给他做。但偶尔,流流歌也会想捉弄一下他。
“夜酱,啊……”流流歌把一块精美的点心喂给了十六夜。
十六夜几口咽下点心,却感觉到了这次点心的味道,跟以往略微有些不同。“味道……和平常有些不一样。”
“是呀,这是为夜酱特制的点心哦。”流流歌笑眯眯的说道。看到十六夜又拿了一个点心丢到嘴里,流流歌坏心的说道:“那里面放了有趣的药哦。”
“有趣的……药?”十六夜瞪大了眼睛,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流流歌……。
不会……是那种药吧!这么想着十六夜的脸颊不禁染上了几分薄红。
“咦!夜酱你脸红了………你想到哪里去了!是让你离不开流流歌的药啦!”看到十六夜微红的脸颊,流流歌就知道他想歪了,有些恼羞成怒的说道。
当然,在流流歌心里……如果她真的相对十六夜做什么酱酱酿酿的事情哪里需要用药!直接推倒就好了,反正………他估计也不会反抗的。这么想着流流歌的脸上也顿时布满了红晕。
“那也没有关系啊,反正我早就离不开流流歌了,我也不会离开流流歌的。我可以发誓哦,对着爱和美味的点心发誓。”十六夜一边说着,一边又往嘴里丢了一块点心。
平时那张有些冷漠的脸,此刻对着流流歌只剩下了满满的温柔。
十六夜惣之助很清楚,她对他来说是不一样的,是值得他付出一切,哪怕是生命也要保护的存在。
安藤流流歌也明白,他对她来说也是特殊的,是她无论如何都无法忍受背叛的存在——是比忌村静子还要重要的存在。如果忌村静子背叛她的话,她会感到痛苦,悲伤,愤怒。可如果十六夜背叛了她……她大概会绝望到要死吧。
“好啦,逗你的啦,我只是在里面加了点薄荷和中国的苦荞,味道还不错吧!”流流歌转过身背对着十六夜,她有些害羞的低下了头,脸旁的短发也因为她低下头的动作遮住了这难得一见的害羞样子。
“流流歌我啊,最喜欢夜酱了!”流流歌很快就收起了那副害羞的样子,转过身带着甜美的笑容扑进了十六夜怀里,她把脸贴到十六夜的胸口上,倾听胸口下那有力的心跳声,感觉到了无比的安心。
“所以呐,夜酱永远……永远都不要离开流流歌哦。”
流流歌揽着十六夜的脖子,踮起脚对着他吻了上去。他们很有默契的一同加深着这个吻。
“嗯,以爱和好吃的点心起誓,绝对不会离开流流歌的。”
“……啊,那真是太好了。”安藤流流歌开心的笑着,冲他露出了一个甜美的笑容,可在她眼底深处,有着的是她自己都无法察觉的病态的执着。
记住你的话哦,夜酱……
不要离开我哦,永远不要背叛我啊,夜酱……
不然我也不知道自己会变成什么样。
但那一定一定很恐怖……可流流歌不想变成那种样子……
所以呐……未来如果夜酱一定要背叛我,一定要离开我的话……
流流歌就只能让夜酱永远,永远都离不开流流歌了………
虽然那样夜酱会变得很奇怪……但流流歌真的不想失去夜酱!
所以……一定记住你的话哦,夜酱……
要永远……永远记住呐!

『忠犬三十题』 十六夜惣之助x安藤流流歌

『11.流流歌死亡,12.22.28流流歌是绝望残党在未来机构的卧底.28十六夜死亡,30.原著世界,其余.架空日常』
12.一方的背叛+27.占有欲+22.从决定陪在你身边的那一刻起,‘拒绝’这个词就从我的字典里根除了+28.计算错误
                                   『中』
流流歌一边听着黑白熊讲着这次游戏的规则,一边趁众人的注意力都不在自己身上时,微微侧过身子利用阴影遮挡,她用另一只手点了一下手环,看到了她的ng内容。
啧……麻烦了!流流歌看到她的ng后有些苦恼的想到。
流流歌的ng是『被指出绝望残党的身份』。
可为什么是被指出而不是被知道呢……这意味着已经有人知道,或者怀疑她的身份了……这真是…绝望啊。
看到拒绝了自己投喂点心的十六夜,流流歌明白了他的ng大概就是『不能吃点心』之类的。
在月光原提出互相确认一下ng行为时,流流歌以“不想暴露自己的弱点,谁知道这里的人都不能相信。”为由拒绝了。开玩笑被看到ng的话她可一下就暴露了!那她在未来机关这么多年的卧底还有什么意义。
和未来机关的那群人分开后,她和十六夜两人慢慢探索着这里。
“背叛者,一定是忌村!”流流歌信誓旦旦的对十六夜说到。
恰巧他们走到了一个拐角处,十六夜把流流歌挡在身后,自己先去确定了环境安全,才转过头对她说:“我来告诉你吧,一个人只要背叛一次就会背叛无数次。”
那一瞬间流流歌几乎都要以为他已经清楚了自己的身份,这句话说的是她自己。但好在她的心理素质还不错,流流歌只是扯出了一抹笑容,装作毫不在意的说道:“那家伙也好,希望之峰学院也好,都和未来机关一样在腐烂。”
十六夜惣之助默默的看了她一眼,却没有说什么。
流流歌没有再提起这方面的话题,而是冲他露出了一个甜美的笑容,主动牵上了他的手。
“夜酱,时间快到了,一起去找一个安全的地方吧。”
—————————————————————
安藤流流歌在空无一人的走廊里快步走着,她已经找过好多地方了,可一个人都没看见!不对啊!她明明记得苗木诚他们就是在这个地方附近的。
“……找到了。”费了一番力气,流流歌还是找到了苗木等人所在的房间,她转动门把手想要进去,却发现门被从里面堵住了。
“扣扣扣……”
她不紧不慢的用手背敲了敲门,开口对门内的人说道:“帮我开门,或者你就直接在那在里面把人杀了。”
流流歌等了一会还没有得到门内人的回应,终于不耐烦地叫出了那个名字。
“塔和最中。”
终于门内刚来了轮胎滚动个柜子被移开的声音,流流歌再次转动把手,这一次她打开了门。
流流歌一进门,入眼的就是月光原前面的屏幕上代替了兔美的绿发双马尾少女给她的微笑。
“噗噗噗!真绝望呢,居然被发现了。”
流流歌没有理会她,径直走到了格雷特·戈兹身前,干脆利落的一下解决了他,然后她抬头看了看天花板,打算找个合适的位置把他挂起来。
没办法,这个人活着的话苗木诚他们的安全就有了一定的保障,她可是还想让苗木诚和宗方京助他们对上呢!
“下手还真是干脆利落啊!好歹也是一起战斗过的同伴……有流流歌酱这样的同伴还真是件令人绝望的事情呢!”
流流歌没有理会塔和最中充满讽刺的话,等她把一切准备就绪后,却发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她无法把格雷特·戈兹挂上去!
“不过……呐,流流歌酱是怎么发现我的呢!”屏幕中的双马尾少女歪着头苦恼地问道,好像流流歌发现的事情对她造成了多大打击似的。
“…………只有你才会去学江之岛盾子玩这种游戏。来搭把手,我抬不动这家伙。”还是找她帮忙吧……留下什么痕迹就糟糕了,流流歌可是记得这群里面还有一个人的才能是侦探呢!
“噗噗噗,所以说像流流歌酱这种无聊的家伙,才不会懂得游戏的乐趣吧!真不知道你这种家伙是怎么成为绝望残党的?因为那份才能吗?那还真是绝望啊!”
“我没时间跟你讨论这种无聊的问题,他们的药效快要结束了……快点吧。我还得走一段路才能回去。要是等他清醒了发现我不在那里,身份被发现就麻烦了。”在格雷特·戈兹的尸体被挂上去前,流流歌又对着他的双眼狠狠的来了两刀。这样下一次应该就能被认出来是袭击者杀的人了。
不过……还是再做点什么吧,是给你的礼物哦,苗木君。流流歌想起之前翻到的番茄酱,顿时有了一个好主意。
把给苗木君的小礼物准备好后,流流歌就打算离开了。可在她走的时候,塔和最中突然叫住了她。
“呐……流流歌酱,莫娜卡有些事情不太明白呢!既然十六夜那么危险,流流歌酱为什么不先杀了他呢!不会是因为舍不得吧?噗噗噗噗。流流歌酱不会还有着希望那种残念的东西吧!”
流流歌顿了顿,冷淡的说道:“………对一个绝望的人去说爱跟希望,你是装小孩子装久了,脑子已经废掉了吗?我留着他还有用,现在还不是动手的时候………”
说完这些,流流歌就快步走掉了。
所以她没看到屏幕中的塔和最中冲她的背影露出了一个很有深意的笑容。
“真是的!居然留下莫娜卡收尾!而且……说的那种话流流歌酱自己都不信吧!居然用来敷衍莫娜卡!”塔和最中的脸霎时间沉了下来,但很快她有露出那种病态的笑容:“不过呐………这样自欺欺人的流流歌酱也很有趣诶!之后也一定不会辜负莫娜卡的期待露出有趣的表情吧!想想还真是绝望呢!噗噗噗噗!”
塔和最中的笑声回荡在空荡的走廊里,显得有些毛骨悚然。

『忠犬三十题』 十六夜惣之助x安藤流流歌

『11.流流歌死亡,12.22.28流流歌是绝望残党在未来机构的卧底.28中十六夜死去,30.原著世界,其余.架空日常』
12.一方的背叛+27.占有欲+22.从决定陪在你身边的那一刻起,‘拒绝’这个词就从我的字典里根除了+28.计算错误
                                    『上』
安藤流流歌,原.超高校级的点心师——后因卷入恶性事件而被退学,现.绝望残党干部——绝望的点心师,目前正在未来机关卧底中………
有两个青梅竹马,一个是已经决裂的原.超高校级的药剂师忌村静子,另一个则是恋人 十六夜惣之助,原.超高校级的铁匠。
流流歌有时候会觉得她跟花村辉辉——原.超高校级的厨师的属性有点重合了,但只在点心的领域内,流流歌还是比他要强很多的。
因为流流歌的点心会使人上瘾。成为绝望残党后她做出的点心更是带着绝望的味道——让人无法拒绝的上瘾的味道。
吃过她点心的人都会陷入深深的绝望无法自拔,当然,也不愿得到救赎。
这就是绝望的点心师的才能!流流歌利用这份才能使无数人陷入绝望……在暗地里。
因为有花村辉辉挡在她前面,所以没有人知道她也是绝望残党的干部。
所以在未来机关招新的时候流流歌同十六夜一起进入了未来机关,成了绝望残党再未来机关的卧底。
流流歌凭借着曾经是希望之峰学院学生的身份和聪明的头脑成为了未来机关的第八支部长,而她的恋人,十六夜惣之助也凭借着超高校级铁匠的天份成为了未来机关的第九支部长。
他们总是形影不离的黏在一起,看上去十分恩爱。
可流流歌也只是以十六夜惣之助为掩护,伪装成一个性格差,以自我为中心的家伙,好掩盖她的身份,毕竟这样的性格最不容易倍怀疑。况且她曾经也是这种性格,伪装起来也不是很困难。
总之,安藤流流歌在未来机关的卧底生活还算顺利,虽然总会见到那个背叛了她的家伙这点确实很讨厌,但也没有什么其他的事情了……她要做的就是静静的等待时机给未来机关一个重创。
可她现在依旧很苦恼,因为她那个所谓的男朋友——十六夜惣之助。平心而论十六夜的存在给她带来了很大的帮助,可他也是一个非常大的威胁。
安藤流流歌陷入绝望后,性格改变了很多——虽然并没有像大多数陷入绝望的人那样变得疯狂『对江之岛盾子也没有疯狂的信仰』,而是像突然摒弃了很多情感变得十分理智。
可是十六夜跟她是青梅竹马,从小一起长大,非常熟悉她的性格,流流歌觉得十六夜应该已经发现了他的改变。为了更好的保密她的身份,流流歌最好的办法就是找机会杀掉十六夜。
只有死人,才能永远保密。
可她没有…………
一,是因为没有好的时机,她跟十六夜总是粘在一起,虽然以他们的关系,如果十六夜死了,最不容易被怀疑的是她可最容易被怀疑的也是她。
二,则是流流歌对十六夜这个人比较复杂的情感,因为十六夜太好用了,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他都会等待她前面不想让她受伤。只要是她提出的要求,十六夜都会做到。流流歌也相信十六夜真的很爱她,爱到可以为她付出生命。
可那又有什么用呢?对一个陷入绝望的人说爱,这未免太可笑了。
但,哪怕陷入了绝望,过去那些无聊的记忆和情感无时无刻都在影响着她——它们告诉她,如果只能相信一个人,那只有十六夜可以相信;它们告诉她,曾经…安藤流流歌真的好爱,好爱十六夜惣之助。
所以,哪怕安藤流流歌已经绝望了,哪怕她现在对十六夜的感情已经变得不再单纯,她依旧无法放手。
可,要她因此放弃绝望去重新相信希望,那也是绝对不可能的………
她就把这件事一直拖了下来,哪怕得知了江之岛盾子的死亡,她依旧没有下定决心………直到传来消息说:未来机关第十四支部长苗木诚包庇了绝望残党的干部。流流歌知道不能再拖下去了,最好趁此机会能重创一些人……不然她很快就会暴露。
当未来机关的高层因为这次事情聚集到一起时,流流歌明白,她的机会到了。
在众人讨论时,她也顺便说出了自己的问题,方便事情结束后,好洗清她的嫌疑。“呐,我说,天愿会长,这样会不会很危险?要是现在这里遭受袭击可是会全军覆没的哟。”如果在这里做些手脚,没有人会发现的哦。
可天愿会长显然没有这样的顾虑,因为这个建筑是未来机关的副会长——原.超高校级的学生会长,宗方京助建造的,而且这栋建筑在地图上并没有标志……所以没什么好担心的。
就是那位副会长才要担心的啊……那种偏执的家伙……真是太绝望了!流流歌默默的在心里想着,嘴上还在犀利的吐槽着万代的声音和说话带着的谚语。
果然,就是不知道这回被派出来的是谁呀………这是被十六夜护在怀里时流流歌昏迷前最后的想法。